「每周一魚」今期是第七十七周,一直以來「香港魚類學會」給讀者介紹香港棲息的各種野生淡水、鹹淡水及海水魚類己達七十六種,今期所介紹的是「每周一魚」的制作概念與簡歷(欲閱前文參閱本會「每周一魚」目錄)。

知識與歷史背景(Knowledge and historical background)

  地球在四十六億年漫長歲月中,經歷無數變遷,從荒蕪炙熱的熔岩與岩石世界,大地蒸氣的釋放凝聚至數千年的豪雨,形成了原始海洋,誕生了生命,其後生物在穩定或漸變的環境中不斷被篩選淘汰而演化,從簡單的單細胞到複雜的多細胞,自水裡登上陸地至飛上天空,典型原始到特化進步的身體結構與功能,衍生了無數物種,達致現世的生物多樣性。
  人類自有言語與文字以來,不斷記下見聞事物,加以精美插圖,編製成圖書,使經驗得以留給後人認識承繼。在世界每一個現存或昔日的不同民族文明國度裡,也可發現有關當地自然歷史的記載。然而,人們對這廣闊天地的認識,無論是人與人之間溝通,知識的傳遞與保存,均少不了對身邊每件事物給予固有的「名稱」與「定義」,方便記述編寫書籍,因此無論東方或西方,在各類「神話傳說」到「方誌」等文獻中,無論是現實存在或虛構幻想的,也能見到許多以當地語言命名的生物。
  中國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所發展的文化在東方影響最為深遠,採用或參閱漢字及其書籍的區域,北至朝鮮半島,東至日本列島,南至印尼,西至中印半島,中國經典古文獻如《爾雅》、《山海經》及《本草綱目》,分類與記述衆多物種,成為了現今漢字物種名稱(漢語學名)的基礎。
  西方歐洲南部,古希臘是地中海文化的發源地,無論思想、語言或文獻,對整個歐洲西洋文化影響最為深遠,經典古文獻如《動物誌》,在黑暗時代過去後的十六世紀,於意大利、法國及英國,因大航海時代而紛紛分別著手記錄在他們所發現及佔領殖民地存在的有用及危險物種,開始了有關自然歷史的詳盡研究,奠下「博物學」發展基礎,造出現今被一致採用的分類及描述等生物科學研究方法。
  記述與研究自然萬物的古書籍衆多,例如記載各地自然及人文資料的「地理誌(geographica)」、動植物種類的「動物誌(fauna)」及「植物誌(flora)」等,圖文並荗,有手繪及印刷用的木刻或銅刻等,成為今天「圖鑑」的先驅,大大提高了當時「圖鑑」普及的社會人民的世界常識。

中國經典古文獻《爾雅》與《山海經》

編纂構思與讀者(Thought of editing and readers)

  編寫「每周一魚」的目的,就是為要向廣大香港市民介紹「魚類」的有關知識,對象涵括魚類學專家及研究者、水產業工作者、自然科學教育人員、大中小學生及大學院研究生、自然環境保育工作者及其愛好者,還有飲食、水族、文化等,不勝枚舉。由於魚類與人類關係源遠悠長,有關知識涉及牽連甚廣,因此內容選材與寫法必須考究,非但多樣又精簡,也要深入而淺出,方能照顧滿足眾多不同類型讀者的需求。
  香港作為國際著名的都市,自古有著優良的地理條件,豐厚的生物資源,證據顯示早在約六千年前新石器時代已有人居住,秦朝(公元前214年)屬南海郡番禺縣,漢朝平定南越時(公元前111年)是貫通東西方「海上絲綢之路」的終點,唐朝玄宗時期(約733年)屯軍守珠江門戶之地為今日屯門,南漢時(963年)大埔海(吐露港)因盛產珍珠被稱「媚珠池」,設營採珠之「媚川都」,同期(971年),位於九龍灣西北的「官富場」為「廣東十三大鹽場」之一。然而,這些昔日香港的不同身份,本屬不可多得,他國地域所羨慕的光輝史實,現卻已隨歲月的流逝而被人遺忘得一乾二淨… 這除了叫人感到無限惋惜之外,明顯與「國際都市人」的形象非常不勻稱,實有急切需要將社會對本地歷史與物產等的常識,提高至與「國際都市」及「國際人」應有的水平。
  為了鮮明地介紹每種魚類的基本資料,著者參考國際及鄰近進步國家的常識教育標準,將魚類物種以人類認知順序分為該種的「發現歷程」(物種故事Story of the species)、「外貌與生活」(形態與習性Form and Habits)、「產地及近緣種」(地理分布Geographic distribution)、「與人類的關係」(文化資料Cultural information)、以及「現況與保育」(生態檔案Ecological file)的五大部份,好讓各類讀者能因應自身的興趣與需要,由不同章節中挑選內容,有效地吸收和應用。

魚類照片與繪圖(Photographs and illustrations)

  在每期「每周一魚」的版面,必有該文章介紹之「魚種」的精美圖片,方便讀者清楚辨認該種魚類。這些圖片,分別有活體、標本、以及手繪三大類,所載每類每幅全達博物館展示及館藏水平,結合人類對自然界造物的藝術和科學的審美與精確性,均具不可替代之獨特意義。
  (1.)活體圖片,是每個被介紹魚類的生態照片,需要反映該魚在生活時的自然外貌、顏色、姿態、以及環境,集形態、色彩、行為、以及生態等學問於一身,製作要到該魚棲息的地點,潛下河川河口及沿海等水中進行,若因水質混濁而無法於牠的生境拍攝,則須於室內以水族箱模建它的生境飼育,由環境生態的形成至該魚行為穩定適應,需時可長達數月才能成功,攝製過程最為艱鉅,屬於野外及室內最先端的生物生態攝影工作。

(Photo: Dee-hwa CHONG. © All rights reserved)
生態照片之攝製工作

(2.)標本圖片,就是該種魚標本個體的照片,圖中所示的,除非有特殊原因(嚴重殘缺或不存在等),則須是本港或所介紹指定地點採集到的真實個體,與活體圖片的分別,是因標本不新鮮或年代較古舊,故不一定能顯示生活時的原有體色及姿態,背景無法顯示其生境。製作必須有魚類及生物標本技術與經驗,拍攝也要求特殊的照明與器材,以展示魚體每個重要形態特徵,屬於博物館的標本管理及保育工作。


(Photo: Dee-hwa CHONG. © All rights reserved)
標本照片之攝製工作

  
  (3.)手繪圖片,是每種魚首次被發現及描述時,魚類分類學者在發表的原論文或著作上,根據當時採集標本來繪製的「博物畫」,在早期十五至十七世紀以較粗略的黑白「木板畫」為主,十八世紀至二十世紀以精細的黑白「銅板畫」或再用人手加以著色,但主流多以精確度極高的鉛筆「素描」,以及炭性針筆或鋼筆的「點畫」與「線畫」,由於所要求與原物像真度,原圖的尺寸有時以四開(A3)或三開(A2)畫紙繪製,至今許多已是博物館或古董商所藏古物古藉,價值連城的藝術品。


(Composed by: Dee-hwa CHONG. © All rights reserved)
「博物畫」之繪製工作

<下期待續>

(資料提供:莊棣華 版權所有)
(Data provision: Dee-hwa CHONG. © All rights reserved)